当前位置: > 新闻动态 > 新闻资讯 >
废品回收变局
来源: 哈尔滨日报   发布时间: 2012-12-18 10:45    次浏览
目前,废品回收价暴跌,从业人员半数回乡。我市借此时机统一设置正规化废品回收点,逐步“收编”无照经营者——


        我市按照统一价格、统一形象等“七统一”标准建设的回收站点已有约200家,可逐步取代流动回收这种形式。

1

皖人回乡

过去,涡阳县废品回收者每年至少在哈淘金2个亿。废品回收业持续低迷,让其中一半人陆续回乡,这在哈市废品回收史上极为罕见,也为行业整治提供了难得契机

  

甲文东退了在哈尔滨锅炉厂附近租的房,把收废品小推车送给了朋友,准备跟媳妇回安徽省涡阳县老家。“生意不好干。”甲文东的媳妇挺想得开,“老家盖的新房没机会住,现在也回去享受一下。”

在哈收废品的6000余名安徽人中,甲化军还在坚持,但也深感艰难:“前一阵每公斤两块三四的废铁降到一块八九了,一块五六的旧报纸降到了一块二三,每天只挣三四十元,勉强赚个生活费。”12月4日旧报纸回收价再降为每公斤1元,废铁1.8元。“有的回收站积压了二三十吨废铁,卖出去就赔。”

涡阳县马店镇的丁李振也要回老家了。“安徽人一半以上都回老家了。今年形势太不好了,赚不着钱。”两个月前丁李振结束了沿街敲桶收废品的营生,开了一家废品回收站,交了一年3万元租金,但生意不好。

哈市的沿街收购废品者几乎少了一半。据哈尔滨物资回收行业协会统计,全市流动收购废品者90%来自安徽省涡阳县,总数约为6000余人。在哈开废品回收站的,约九成也来自涡阳县等地。

收“破烂儿”的活儿又脏又累,城市人少有人乐意做。但这活无需学历、无需技术,也无需本钱,特别适合外来务工者。涡阳县曾是个贫困县,但他们对贫穷的记忆,渐渐在哈尔滨回收的每一件废品中磨去了。十几年间,他们亲戚跟着亲戚、妻子跟着丈夫、子女跟着父母来到了哈尔滨,甚至有的家族一来就是二三十人。虽然其中大部分人只念过小学,但却凭着不怕脏不怕累的耐力,把这行干得风生水起,不但自己开起了回收站,还真实地改变了自己、父母和子女的生活。在他们家乡,每隔一断时间,留守的老人们就会收到他们寄来的钱,而一间间新房也随之盖起。三年前,甲化赞用收破烂儿攒下的钱给儿子盖了三间大瓦房用于结婚,“他们这一代过得比我们好多了。”

一沓旧报纸、一个饮料瓶看着不起眼,汇聚到一起却是一座“金矿”。来自涡阳县的破烂王们,每年至少从哈尔滨的废品中淘金2个亿。“这是保守的估计。”旧物回收协会有关人员说,废品收购者平均每年净赚三四万元,而规模大些的废品回收站年纯收入能达10余万元。出于对收入的满意,来哈收废品的多数涡阳人从未去过其他城市。他们说哈尔滨人大度、热情,有时看价钱差不多,不称重就卖了,很少因斤两、价钱起争执。而且哈尔滨这一行竞争不激烈,来多少人都一样挣钱。

11月28日下午,回收站里没有一位“顾客”,丁李振干脆进屋睡觉。“2008年时情况也不好,废品价格低,但挺一挺,价格很快回升了。今年情况不一样,一年了,价格都没回升。今年连一万都挣不上。”

2

交钱“包小区”

彭清泉和另外三人每月向小区里“搞卫生的人”交130元钱,把清洁工人手中的废品“倒腾”到回收站,赚取每公斤一两角钱差价。即使现在,彭清泉们也不愿漫无目的地走街串巷收购

  

废品回收业的不景气是全国、甚至全球性的。上月,央视财经频道作了再生行业调查,称“金属回收价格暴降,废品公司八成亏损”。调查中介绍,受到全球金融危机影响,今年3月以后,废旧塑料、纸品类、不锈钢、铁等回收价格下降幅度超过40%。世界原材料价格下降严重,国内不少再生资源企业利润下降50%以上,保守估计有80%的企业亏损。

这些背景,来自涡阳县的彭清泉懵然不知,他只是全力应对着废品价格下降的现状。今年34岁的他在哈尔滨收废品也有十几年了,相比那些开回收站的老乡,他不算干得最好的,但也掌握了一些“人脉”,干出了点儿门道。今年废品回收价格一直很低,他也没想过回家。虽然收入不高,但总比回家待着强。“刨去吃喝,今年也还能挣个一两万。”

在行业“寒流”中能有这样的收入,是因为彭清泉和另外三人一起包了一个小区:爱建涛园。他们不再走街串巷,每天只进小区两三次,专门从小区清洁工手中收废品。

在这个流程中,彭清泉就像商品买卖中的“二道贩子”。小区清洁工收上来居民的废品后,卖给彭清泉们,他们攒够一车再卖到废品回收站,从中赚取每公斤一两角钱差价。而仅是“拼缝”,彭清泉四人每月也要向小区“搞卫生的人”交130多元,一年共1600元。而收钱的人也告诉了他这笔钱的用途:给清洁车补带用。

小区的废品回收被指定的“破烂王”“垄断”的情况,并不算新闻。废品回收者每年的“进区费”多在几百元至上千元之间,废品收购者一般会采取像彭清泉这样三四个人分摊的方式。包了开发区一个小区废品回收的“老王头”说:“我每个月给物业交50块钱,那也比走街串巷强。现在干废品回收也分几等,一等是能包下个工厂的,工厂的废铁、废塑料等都值钱。二等是开回收站的,三等是包小区的,四等才是走街串巷的。”

彭清泉也说,大家都不想走街串巷,既劳累,收入又没保障。经过了前些年“拼命赚钱”,老乡们也都有了一些家底,希望更稳定些。将来全封闭小区会越来越多,“包小区”是趋势。

3

每两千户配个回收站

目前,按照统一价格、统一形象等“七统一”标准建设的回收站点已有约200家。管理部门期待,这些以社区名命名的、牌匾上标着回收人和监督电话的站点,可逐步取代流动回收这种形式

  

走街串巷的“破烂王”如果遇到郝大妈就得哭。因为郝大妈是把废品直接送到回收站。郝大妈这样做,原因是她过一条横道,对面就是一家挂牌的废品回收站。

郝大妈去的是“阳明回收站”,站点牌子上明示了收购电话和监督电话。回收站内还挂着“今日报价”,旧报纸、废饮料瓶等10种废品的回收价格都清晰地写在上面。

经营回收站的是来自河南省永城市的徐力士,他说,每天接收的废品一大半来自附近居民,小部分来自彭清泉这样的“小区包收户”。

目前,相关部门正在做的,是用阳明回收站这样的连锁回收站点取代走街串巷的“破烂王”。长期以来,“满城尽是敲桶声”,废品“霸道”等现象困扰着居民和管理部门。多年治理的效果并不显著。

“眼下流动收购人员少多了,就是要用这个契机,把连锁经营的回收站点铺开。”市供销社回收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现在收购废品的“安徽帮”也在“升级换代”,告别流动收购,开设小企业性质的回收站,我们现在抓紧时机对这些站点进行改造,改造方式和办法都是按照国家商务部的相关要求。

我市的具体改造办法在年中时即已制定:居民每2000户设一个回收站点,以满足城市居民交售废品的需求。原则上每个社区设立一个回收站,在现有回收站的基础上进行改建;如果社区内无回收站,可根据设置的基本条件和规范标准,设置新的站点。

设置回收站点的基本条件是位置不能扰民、不能占道、符合防火要求。经营人有身份证明、无违法犯罪记录,有两年以上从事本行业的经验。规范标准是:回收站门面整洁规范,室内墙棚粉刷白色涂料。坐落在独立大院的须有高于两米的彩钢板或砖混结构院墙。院门不能通透,室外货物存放处保证上不露天、下不露土,场地平整并有硬铺装。同时要求回收站以该社区名称来命名,门匾统一设计。

“计划全市建550家这样的回收站点。”回收公司相关负责人说,目前全市已建成的约有200家,都是按照统一规划、标识、价格、计量、车辆、着装、管理的“七统一”进行改造和新建的。回收站点的经营人可以随时打电话给回收公司,将回收的废品拉走,经营人不用自己雇车拉货。这样一来,也实现了国家商务部的要求,即把这些站点都纳入全市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体系。对于居民来说,卖废品不但更方便了,也便于监督了。回收站牌匾上的监督电话就是回收公司的,市民可以监督这些回收站点是否影响居家环境,是否做到了不在站外放货、拆解物品,不污染社区环境,无噪声、无异味、不脏乱等。

4

无照者渴望被收编

“正规化”消息一出,废品收购站经营者表现得都很积极。“第一时间就有好多人找来,排着队要求办照。”下一步,就是清理无照经营

  

1.9平方公里、34条街道、7万多人口、2万多户、11个社区、11个废品回收站——道里区正阳河街道办在全市率先实现了“居民每2000户设一个回收站点”的标准。

“建这些站点太有必要了,2010年取消二环内的回收站时,社区内29家回收站全消失了。流动收购的又少,居民没处卖废品,一些老年人拎着废品来找办事处。后来废品回收站又偷偷地回潮了。”正阳河街道办城管办主任任树昌说,“一听说可以办照经营正规的回收站点,第一时间就有好多人找来,排着队要求办照。”

“争着办照”的背景是,我市大批的废品回收站点为无照经营。以道里区为例,2010年全市清查回收站时得到的数据是,收购站148家,其中无照的132家。其他区也大致是这个比例。多数收购站无照经营让废品回收行业长期处于失管状态,且失管得很彻底。它涉及到工商部门取缔无照经营、公安部门管理特业经营、环保部门管理环境污染、城管部门管理占道经营等多部门职责,多头管理导致了回收站扰民现象严重。甚至没有部门能说清我市究竟有多少家回收站。

另一方面,回收站的经营者也期盼变成“正规军”。来自涡阳的郑新锋开了一家回收站,一直办不下来正式执照,他说:“每年工商所的人来罚款,我们交个一两千块钱罚款就让继续干,就是不给办照。我们一面交着钱,一面有个风吹草动就得关门。经营没保障。”

正是因为乱象频出,2010年,我市取缔了二环内无照经营的回收站,将有照的迁出二环,并计划用社区绿色回收亭来满足居民出售废品的需求。但由于绿色回收亭的建设过程比较艰难,无照经营的回收站便偷偷“回潮”,直到这次废品行业寒潮来临,我市终于迎来了建设社区回收站的契机。

眼下,“正规化”的消息一出,废品收购站的经营者表现得都很积极。任树昌选择了11家满足“纳入哈尔滨市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体系回收站点”基本条件的,亲自给他们跑执照。

“第一家确实不好办。”任树昌恰好和道里区市容管理所很熟悉,详细地向其介绍了社区回收站的情况,把正阳河街道办的11家回收站点的相关执照给办下来了。现在,他又开始为这些站点办理工商执照。

“这个地方就是预留出来挂工商执照的。”任树昌指着阳明回收站墙面上一处空白说,将来,行业规范、环保许可、工商执照全都得挂到墙上。回收站内也划分为报纸区、金属区等四个分区。

正规站点建好后,下一步就是清理那些无照的回收站了。任树昌对此持“谨慎乐观”的态度。他知道清理无照经营者的艰难,但也知道在这个罕见的长时间的废品回收业寒流中,确实是全市回收站点重新布局的良机。

那些曾经在哈尔滨走街串巷收废品的人,并不希望下一代复制他们的人生。甲化军的儿子正在做修车工人,而甲化赞的儿子则在肉联厂打工。

 
友情链接